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网站手机版

没救了!货量继续增加/设备短缺,LA/LB拥堵和延误加剧!美东/加拿大也出现拥堵

 二维码 7
文章附图

为满足日益增长的进口需求,跨太平洋航运公司部署的额外装载船已使洛杉矶和长滩等美国门户不堪重负。目前美国集装箱供应链的拥堵情况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根据Alphaliner的一项调查,周一在圣佩德罗湾港口停泊的27艘船和停泊在锚地等待靠泊的41艘船的箱量多达579100TEU41艘停泊的船舶——其中一些面临长达两周的泊位等待——相当于33.65万TEU的闲置箱量。

根据洛杉矶港口signal平台3日最新数据,本周货量有所下调,下周货量基本维持,第七周较第六周激增29.06%。货量缓解仍不容乐观!


 处于锚泊状态的船舶与2日相同仍是19艘,平均锚泊时间比2日的7.3天略有增长为7.4天。

Alphaliner的数据显示,与去年7月份相比,MSC的运力增加了81.4%,为跨太平洋航线带来了最大的额外运力,阳明紧随其后为29.9%,赫伯罗特(Hapag Lloyd)为20.3%。

报告指出,除了与马士基(Maersk)结成的2M联盟外,地中海航运还推出了几项亚洲与美国西海岸港口之间的新服务,运力达1.5万标箱。

为了恢复受延误影响的跨太平洋航线的每周班次,Alphaliner建议,航运公司需要为目前每周29条服务于LA/LB港口的环路中的每一条航线增加额外的船只。估计租用这些船只的成本为每天140万美元,尽管很难在“售罄”的租船市场找到额外的吨位船只然而,该公司表示,对承运人来说,港口拥堵带来的主要问题是来自停泊船舶的收入损失。

Alphaliner表示:“一艘典型的VLCS(超大型集装箱船)在上海和洛杉矶之间运送4000个40英尺集装箱货物,单是首航就将产生1600万美元的收入。”

赫伯罗特表示,由于进口货物量的激增,所有的码头继续处于拥堵状态,且预计这一情况将持续到第一季度末。因为疫情的原因,码头的工作人员有限,轮班也不固定。这种劳动力短缺还影响到了所有码头卡车司机的周转时间。

本周,Hapag Lloyd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告诉客户,由于没有公开包租船只来执行“恢复航程”的情况下,该公司将不得不采取延迟或“sliding”从亚洲启航的策略,以恢复每周的船期。他警告称:“这将导致一些服务在一到两周内停航。

根据华盛顿州咨询公司Jon Monroe的计算,由于港口和陆地拥堵以及设备和舱位短缺,亚洲至美国的托运人从货物准备到交货的交付周期从2019年的4到5周,到目前的9周多。

与此同时,据Alphaliner数据显示,自7月份以来,CMA CGM已将其从亚洲到洛杉矶的运力供应增加了6.8%,该公司表示,将从其优先特快服务Seapriority Express服务(现在已重新命名为GGB)中删除该港口,取而代之的是奥克兰。

奥克兰港口也不容乐观,赫伯罗特表示,因为航运公司预避开洛杉矶和长滩港的拥堵改道前往奥克兰争取泊位,这也导致奥克兰港的等待靠泊船舶数量的增加,目前奥克兰有11艘船舶在等待靠泊

赫伯罗特称,由于季节性大雾天气和更多装载船只的涌入美东萨凡纳有10艘船在等待,纽约目前已有拥堵迹象,随着本周的恶劣天气来临可能会使拥堵恶化。此外,加拿大所有码头也严重拥堵,船舶需要在温哥华和鲁珀特王子码头等待数天。

影响圣佩德罗湾港口的长期拥堵,也阻碍了空箱运回亚洲,这是供应链上的一个僵局,进一步限制了美国出口集装箱的可用性。

几个月来,航运公司一直在优先考虑将空箱运回亚洲,而不是向美国出口商提供这些设备,以便将设备运回利润更丰厚的托运业务航段,但许多箱子被滞留在码头或出口等候区。

根据Container xChange的CAx指数的最新数据,洛杉矶港40英尺集装箱的可用性指数已降至0.29;0.5是可用性一个平衡水平,大于0.5表示过剩,而低于0.5则表示短缺这说明洛杉矶港也出现了集装箱的短缺。

Container xChange主管Florian Frese表示:“我们预计未来几周集装箱供应量将进一步波动,跨太平洋货运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文章分类: 海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