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上海浦东机场再现一例阳性病例,货运航班取消,托运人转向其他机场,空运费上涨

 二维码 2
文章附图

据悉,继此前发现5例阳性病例后,昨天(26日)上海浦东机场(PVG)再发现一例阳性病例,该机场货运业务继续恶化,货机航空公司取消了更多的航班,托运人转向其他机场,上海至美国空运费上涨。

据“上海发布”消息,8月26日0—24时,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该病例为浦东机场境外货机作业人员,系之前确诊本土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常住浦东新区。8月20日已被集中隔离观察,隔离管控期间例行排查中核酸检测阳性。

许多货运代理已经停止接受上海的预订,并试图将其合同控制下的航班转移到其他机场,不过其中一些机场也有自己的疫情限制措施,因此过境时间也有所增加。

据悉,马自达汽车公司本周表示,由于PVG航空货运服务恢复的不确定性,该公司已暂停在日本广岛和防府的制造厂的运营,直至周五。

 货运管理公司Flexport航空货运全球负责人Neel Jones Shah表示,在获得货运航站楼为数不多的停机坪空位之一后,原本计划于本周末恢复由阿特拉斯航空公司运营的专用包机,但当浦东机场发现一例阳性病例后,他们的航班昨天被取消了。

Neel Jones Shah说,上海国际机场服务公司(SIAS)现在已经将机场货运相关的所有员工进行了隔离。

Flexport与阿特拉斯航空签订了每周三次从上海到洛杉矶的货运航班合同,该公司已将其中两个航班转移到香港,在那里进行货运,同时实施9月份的应急计划。

上周五,在几名员工的核酸检测呈阳性后,SIAS关闭了部分航站楼,货运航班运力削减加剧了机场工作水平的下降。上海浦东机场实行了“7+7+7”政策,机场工作人员工作7天,在酒店隔离7天,在家中隔离7天,也因此严重降低了货运效率。

 全货机航空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班,以避免长时间的装载延误,这种延误会导致飞行员耗尽值班时间而遭受损失。还有一些航班在没有装载货物的情况下,不得不离开。

浦东机场货运航班取消,托运人转向其他机场

货运代理公司EFL Global在一份针对客户的市场更新报告中表示,本周上海浦东机场 80%的航班被取消,预计未来两周将有50%的航班被取消

为了应对本月初日益严重的拥堵,Flexport禁止从美国到上海的货物使用其保留的阿特拉斯货机,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出口货物无法及时装载的风险。该公司通知客户,由于地面延误,从上海到美国的运输时间延长了5到7天,从上海到欧洲会延迟两到三天。

美国主要货代公司C.H. Robinson负责空运货物的副总裁Matt Castle说,他们已经全速运转了几条进入深圳、广州和香港的(卡车)航线,并重新安排了一架专门的加拿大航空包机飞往香港,以保持货运畅通。

Everstream Analytics表示,卡塔尔航空、空桥货运航空公司(Air Bridge Cargo)以及阿特拉斯航空与DHL Express的合资公司Polar Air Cargo已将货物转移至广州、郑州和深圳宝安机场。

美国航空和加拿大航空货运网站显示,这两家公司已经取消了飞往上海的客运货机。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lines)和汉莎航空(Lufthansa Cargo)也取消了所有从该机场起飞的航班,但国泰航空的一位发言人周三表示,该公司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的货运业务。

此前,东航、南航等航空公司因疫情的影响,取消了许多从PVG飞往美国的航班。

▎空运费上涨

在新的疫情爆发之前,托运人就已经在与有限的飞机供应作斗争。

国际航运数字预订平台Freightos表示,由于飞机供应短缺,过去一周从PVG到美国的运费上涨了15%至25%,是一年前的两倍。以欧洲为目的地的现货运价增长了12%至15%。

货运买家表示,他们支付的空运运费为每公斤10.50美元甚至更高,预计中国的空运运费很快将接近每公斤15至20美元,不过按体积计价的较轻货物的运费会低一些。记忆中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如此高的费率是在2020年5月,当时客运航空公司完全停飞航班,同时政府和医院正紧急订购COVID医疗设备。

由上海机场管理局、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和几家地面服务公司共同拥有的SIAS尚未表明何时将全面恢复货运业务,但航站楼和托运人设施的大量货物积压,意味着在恢复正常后瓶颈可能会持续至少几个星期。


文章分类: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