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美国国会提出2021《海运改革法案》解决托运人投诉,世界航运理事会表示不公平

 二维码 2
文章附图

据悉,两名美国国会议员John Garamendi(北加州民主党)和Dusty Johnson(南达科他州共和党)提出了一项2021《海运改革法案》(Ocean Shipping Reform Act),该法案旨在解决托运人对承运人长达一年的投诉,并赋予联邦海事委员会(FMC)更大的权力。

该法案对海运服务合同规定了最低要求,并将监管程序中的举证责任从托运人转移到了承运人。它还将互惠贸易作为FMC使命的一部分——包括规定如果集装箱能够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安全装载,海运承运人不得拒绝运送美国出口货物。

“一个有效的市场必须是公平和可预测的。不幸的是,外国航运公司不公平也不可预测,是时候改变这一点了。”

“这次航运法更新是迟来的,自1998年以来,我们的监管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目前排名前10的航运公司控制了80%的运力,而1998年只有12%。”美国国会议员Dusty Johnson表示。

 推动这项法案推出的一个主要因素是,美国出口商很难获得空箱,在进口货物卸下后,承运人直接将空箱运回亚洲。在亚洲,每箱出口货物的运费处于创纪录水平。加州当地的农产品出口商一年前就大声疾呼,根本无法找到集装箱把他们的产品运往西太平洋。

该法案中,FMC在监管航运公司方面获得的新权力包括:

更新对海运承运人的要求,以纳入航运业的最佳做法。服务合同的最低要求:不得无故拒绝运送货物;

要求承运人或码头运营商证明所征收的滞期费或滞留费符合FMC规定,否则将面临罚款。

要求承运人或码头运营商保留所有有关滞期费或滞留费的记录至少5年,并当FMC或发票方要求时提供这些记录。

此外,该立法允许第三方对FMC投诉中的反竞争协议提出质疑,并建立处理滞期费和投诉的新程序,使FMC在调查这些投诉时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John Garamendi说:“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让出口商、进口商和航运公司都能在这样一个竞争环境中发挥作用,让航运业不再拥有不正当的权力。必须有一个理性、合理的市场,其中有对双方都公平的规则。”

然而,占全球90%运力的世界海运理事会(WSC)表示,新法案存在缺陷。目前的供应链瓶颈并不完全是由航运公司造成的,而且这项法案充满了根本性的不公平

“政府改革没有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反而会在商业纠纷中使市场向有利于托运人的方向倾斜。”

“供应链拥堵是共同的,从港口到卡车司机、火车和仓库,供应链的每个环节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试图通过监管供应链中的一种参与者——海运公司——来解决所有供应链问题是不合理的、不公平的,而且会适得其反。”WSC说道。

WSC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政府要介入,就必须确保各方公平,法律必须明确各方不履行义务的责任和后果,然而这项立法没有采取这种公平的做法。”

 因为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进口需求激增,市场暂时转向,并不意味着通过立法创造一个不公平的商业竞争环境是合理的。如果该法案通过,这种不公平的环境将持续多年。

WSC坚持认为,这些改革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所有供应链参与者,包括港口、海运码头、卡车司机、铁路、仓库运营商,都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来解决本质上属于供需问题的问题,而不是海运公司的不当行为。

非常清楚的是,只监管海运公司,或任何其他单一类别的供应链供应商,注定要失败。

对于此项法案,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业内人士表示,他相信自由市场,但自由市场涉及许多买家和卖家,当市场中有不合理的集中度和合并活动时,会给某些市场参与者不对称的权力。这是一种市场失灵,有时也是一个合理的监管场所。

“2021《海运改革法案》的及时推出为供应链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并为在供应链动荡中受到影响的企业和最终消费者提供了救助。”


文章分类: 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