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宁波梅山码头暂停作业!可能重演盐田拥堵危机?

 二维码 2
文章附图

昨日,宁波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发布消息称,舟山港作业人员例行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人员。

该病例工作单位为宁波梅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目前排查确定的密切接触者及次密接触者已全部管控到位。相关场所已暂停作业并进行环境消杀。后续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图片

11日早晨6时多,MSICT梅山码头也发布了关于进提箱服务暂停的通知,通知称因系统故障,决定于11日3:30起暂停所有进提箱服务,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根据最新消息,目前除了梅山码头暂停作业,其他港区码头作业,进提箱均正常运营。请大家知晓。有关梅山下一步作业事宜安排,根据政府的疫情防控确定。另外梅山码头的航线业务正在制定航线调整及临时处理方案,会尽快公布。
图片
梅山码头现场防疫人员已就位
该码头是宁波梅山保税区的一部分,年吞吐量为700万标准箱。梅山码头是宁波最新、最大的码头之一,通常为海洋联盟成员中远海、达飞和长荣提供服务。宁波舟山港去年的吞吐量为2872万TEU,为世界第三大繁忙的集装箱港口。
目前,由于梅山码头暂停所有进提箱服务,货运代理Normal Global Logistics(NGL)表示:“运营商无法提空箱或进港集装箱运至码头。有关承运人和港口将货物重新安排到宁波其他码头的做法以及哪些货运和航班可能受到影响的更多信息还有待公布。大多数航运公司都使用该码头,但也有停靠宁波其他码头。”
NGL指出,许多亚欧航线船舶即将停靠梅山码头,包括CMA CGM的FAL3和FAL5/FAL6以及中远海的AEU3和AEU1服务航线
马士基发言人表示,由于其船舶停靠宁波北仑港区的码头,而不是梅山码头,迄今未受影响。“然而,由于宁波梅山自由贸易港区也被关闭,该地区的三个马士基仓库已按要求停止运营。”该发言人补充道。
NGL总经理Stefan Holmqvist说:“如果港口关闭时间较长,那么会产生连锁反应,因为宁波的其他码头无法完全消化梅山码头长时间关闭带来的货量。这与当时深圳盐田港的情况类似——其他码头尽最大努力弥补,但无法承担全部损失的运力。”

事实上,受上个月台风“烟花”的影响,上海和宁波港已经严重拥堵,港口工人新冠病毒检测的增加以及船员更换的限制可能导致延误。据报道,目前约有140艘集装箱船在两个港口的外锚地等候。
汉堡南美日前发布的关于亚洲航运市场最新消息称,疫情的限制措施严重推迟了亚洲-北欧的发货。船舶延误了7天,相应的卡车和铁路服务连接也变得更慢。该航运公司补充称,“船只返回亚洲的速度放缓,推迟了进口、未来航班的轮换和空箱的供应。”
Seko Logistics全球承运人管理和海运战略副总裁Akhil Nair表示,这是一系列“物流多米诺骨牌”倒塌事件中的最新情况。他表示:“如果宁波港或六个码头之一确实被关闭或受到生产力下降的影响,那么将产生类似于盐田港的长期影响。承运人将需要决定他们是跳港来维持现有船期的可靠性,还是陷入不可避免的排队和拥堵。
据央广网报道,8月6日起,宁波梅东集装箱码头已抽调186名一线作业人员统一实施闭环管理,采用“专人、专车、专点”以及“公司-住所”两点一线模式,降低码头工人交叉感染,疫情对外输出的风险。
如果此次宁波舟山梅山港区阳性病例确属专班人员,其他五大港区因为相隔较远,不会受到直接冲击;由于其两点一线封闭管理的特殊性,将降低交叉感染的频率,密接人员也可有效控制,或将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降至较低。同时,如果此时宁波舟山港可以迅速调配梅山港区的航线至其他港区,对于作业的直接影响也可降低。

Tips:本次宁波舟山港梅山码头疫情或对港口码头操作造成一定延误,提醒货代货主企业重点关注进展及变化,尽快安排货物从邻近港口出运!

疫情、恶劣天气和欧美的强劲需求共同造成了全球供应链被严重破坏。当前正值供应链高度承压阶段,任何原因造成的港口拥堵、码头停止作业、集卡拖车中断等事件都会对集装箱航运市场造成冲击和挑战。希望此次核酸阳性患者仅是个例,也希望梅山码头疫情迅速得到控制尽快恢复生产。


文章分类: 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