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网站手机版

全球海运乱成一锅粥,航空货运却进入低潮期?业内预测7月起涨价!

 二维码 1
文章附图

真的假的?有业内人士表示,自5月底起,航空货运出现了需求急剧下降,跌幅惊人!之前还有预测说,中国华南各港口的混乱和拥堵会使得部分的货主货代们会转向航空货运,但相关数据表明,就目前来看,尚未看到产生对航空货运重大影响。


随着航空货运进入一年中传统的低需求阶段,预计航空公司将小幅削减运力。


一位欧洲货运代理表示,在5月的最后3周,“中国以外的空运市场跌出了众所周知的悬崖边缘”。


“其它地区仍在增长,虽然规模不大,但处于合理水平——东南亚、印度次大陆和孟加拉国繁忙得令人难以置信。肯定有一些航班被取消,或者根本没有运营,这在货运疲软、供应减少、需求上升的情况下停止了损失。”



“尽管6、7月份传统上是一年中空运最慢的几个月,但这并不像预期的那么繁忙,这一点不容忽视。”


他补充说,3月的苏伊士运河危机见证了“由于延误导致大量海运陷入困境”,尽管预测盐田和其他中国华南港口的拥堵对供应链的影响将比运河更大,但他说没有模式转变。


“我们目前没有看到很多订单从海运转为空运,这很奇怪。”他表示,空运价格可能已经“高到不可行的地步”。


一位驻上海的中国货运代理表示:“我不认为盐田港拥堵会导致空运需求增加,原因是巨大的价格差异。我认为没有几批货物如此重要,以至于需要改为空运。”


他说,虽然运价在5月份有所放缓,但此后一直保持稳定。但他补充说:“由于目前的低价格水平,一些航空公司将从7月开始暂停一些常规的‘客货运输’服务。此外,某些包机的班次可能会减少或取消。”


“我想我们会在 7 月和 8 月上半旬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然后,由于供应减少,预计价格会再次上涨。”


航空货运市场已变得更难分析,因为包机和客运航班产生了不同的费率水平。租船经纪人表示,他们看到了持续不断的需求。



Air Partner 亚太区高级副总裁 Mike Hill 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我们一直在预订客货包机,因此没有任何变化。” “事实上,自从港口拥堵和集装箱短缺的海运困境开始以来,现在唯一的区别是这些飞机很少包机用于个人防护设备,而是用于普通货物。”


“与货机价格相比,客改货机对于密集货物方面的竞争非常激烈。”


他表示,随着苏伊士运河封锁后的复苏,市场在5月份短暂下跌,有更多的货轮可供租用,而且费用也更低。


他补充说:“然而,客货运价格对市场波动的反应似乎不那么活跃。这可能是由于放松了对新冠肺炎的一些限制后,更多飞机进行了改装,从而减少了一些客运货机的运力。”


“目前,客改货机相对于货机的竞争力不如以前那么重要。”


他说6月份的包机需求显着增加,由于普通货机的可用性较低,Air Partner 正在再次寻找客运货机。“我们可以预期运价会再次上升。”


Air Charter Service表示:“很难弄清楚海港拥堵带来的额外需求。”


三大全球航空公司联盟呼吁制定通用旅行标准



近期,在刚刚结束的为期三天的G7峰会上,为促进国际旅行的安全重启并恢复旅游业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三大全球航空公司联盟寰宇一家(oneworld)、天合联盟和星空联盟呼吁G7政府就通用旅行和健康标准达成一致。


三个全球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天合联盟的Kristin Colville、寰宇一家的Rob Gurney和星空联盟的Jeffrey Goh——一致表示:“国际航空旅行是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旅游业更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现在有大量数据可用于支持政府管理风险的决策,七国集团成员采取果断行动来制定和支持一项统一的政策措施,这将消除不确定性,尤其是在检测和隔离方面。”



虽然疫苗接种计划为某些地域带来了希望,但不同国家和不同机场枢纽的规则和程序各不相同,而且往往变化很快,这些区别会持续造成旅客的困惑和压力,并打乱他们的出行计划。为了明确的指引,三家航空联盟敦促G7政府领导采取以下旅行措施,以重新连接各个安全的目的地:


  • 完全接种疫苗的乘客应免于检疫。

  • COVID-19测试应易于访问、负担得起且一致

  • 在国际枢纽机场转机的旅客,如果留在中转区,则不应在中转点接受额外的检测或检疫限制。


此外,三个全球航空公司联盟支持IATA呼吁各国政府采用数字流程来管理旅行健康证书,包括疫苗和测试证书,并支持G7成员国同意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健康证书的共同要求和标准。


无容置疑,各国都将逐渐按照各国疫情形势,来开放国内外旅游,以此挽救已经失落了一年多的旅游业。但是对于国际空运是否会产生积极影响,目前还未可知。比较靠谱的消息是,7月,8月航空公司的供应会有所缩减,价格预测可能会上涨,有空运需求的各货主货代们,尽量提前发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