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港口拥堵甩柜率攀升,近四成货物受影响!全球近8成航线运价上涨!

 二维码 1
文章附图
国外港口拥堵依旧由于全球集装箱供应链难以应对“普遍拥堵”,一些大型的转运港口的甩柜率也继续上升。物流供应链紊乱和效率降低,导致集装箱班轮船期大面积延误,准班率已由通常70%以上降至目前的20%左右,集装箱货物在码头滞留时间最长2个月,集装箱被甩柜的现象更是普遍。有的港口4月份的甩柜率高达64%、航运公司的甩柜率高达56%。

根据ocean insights最新数据显示,表现最差的是马来西亚的巴生港口,其甩柜率达到64%,同比增长7%,这意味着每三个箱子中就有两个错过了预定的航行。其次是中远集团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有59%的集装箱被甩;鹿特丹港的甩柜率为54%,同比增长约23%,部分事实原因是苏伊士运河长达一周的堵塞。另外,在苏伊士运河北部入口的塞得港(Port Said)的甩柜率同比增长18%,达到41%。

Project44表示,随着货主/托运人进入疫情引发的波动性的第二年,这些数字也在提醒我们,波动性和运力不足是新的常态。

Project44的新数据显示,上个月主要集装箱港口的甩柜数量持续攀升,影响了约39%的出货量。
CMA CGM是上个月甩柜比例最高的船公司,达56%,而2020年4月为49%。紧随其后的是其在亚洲-大洋洲的子公司Australian National Line (ANL),该公司的集装箱甩柜率达54%,同比增长30%。

  • ONE的甩柜率分别为53%
  • 赫伯罗特甩柜率分别为51%
  • 长荣海运的甩柜率为47%,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8%
  • 中远海运的甩柜率为44%,同比增长22%
2M联盟合作伙伴MSC和马士基表现最好,甩柜率分别占28%和34%。
全球近8成航线运价上涨!
数据显示,在全球21条海运航线中,有16条海运航线运价指数上涨,只有5条海运航线运价指数下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主要港口中,12个港口运价指数上涨。业内人士分析,今年9月以前,集装箱海运价格很难下降。
在浙江慈溪一家外贸企业,欧美订单已经排到8月份,因为缺舱、缺箱,每天发货不到10个集装箱,导致大量产品积压。而介于货主和船东之间的物流企业,工作量更是提高了数倍,他们每天忙于找船,找舱,找箱。
浙江宁波东南物流集团负责人表示:“我们现在每天的订单超过10000多箱,而实际出运的不到50%,缺舱、缺箱的情况依然存在。”

前些日子,纽约时报特别报道,根本没有足够的集装箱来应付全球国际货物运输需求。难题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Triton International(NYSE:TRTN)和CAI International(NYSE:CAI)是美国两家顶级的公共集装箱租赁公司。上周四,他们报告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并对集装箱的可用性发表了评论。一般而言,集装箱出租人越有利可图,集装箱的供给越紧张,托运人的运费更多。
CAI International临时首席执行官蒂姆·佩奇说:“航运公司似乎并不希望看到供应紧张状况会有所缓解。所以……至少到今年年底,对我们来说,前景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很可能超出我们的预期。”

仍然只有供应2-3周的库存

CIMC,东方国际DFIC和新华昌集团有限公司CXIC这三家中国公司生产全球约80%的集装箱。他们表示,产量一直在上升,预计今年增长6%-8%。但即便如此,仍不足以缓解当前集装箱短缺的问题。Triton的全球营销和运营主管John O’Callaghan表示:“尽管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工厂加快了集装箱生产速度,但新集装箱的库存水平仍然很低,大约只够供应两到三个星期。”

图片

为什么集装箱一直在生产,仍然不够用?

首先,今年的产量增长滞后于市场上集装箱的更新需求。Triton首席执行官Brian Sondey表示:“今年一部分的生产用于弥补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低产量。” O’Callaghan补充说:“现在也还在弥补中。”
佩奇认为,集装箱数量不足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工厂没有扩大生产能力。他说:“制造商似乎没准备提高集装箱产量。”当被问及为什么租赁公司不会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压低价格时,佩奇回答说:“因为首先集装箱制造商不这样做。
他们更喜欢通过更多的生产集装箱来追求市场份额。所以对于租赁公司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更会选择去抓住机会拥有过多的集装箱,然后以高价格在市场上销售。”

什么时候可以缓解集装箱短缺问题?

集装箱短缺不只是需要生产。Sondey说,集装箱短缺问题始于2020年初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封锁,紧接着,2020年晚些时候,进出口热潮导致港口拥堵严重,现在又有了苏伊士运河事件,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佩奇说,目前从中国出口的货发生了一种不寻常的情况。船舶急于在目的港掉头,所以美国等地的空箱都没能挤上船位。
“我们的几个主要客户报告说,几乎每艘离开中国和其他出口地区的船只都装满了货物,但由于航行时间表紧迫且需要迅速转船,他们无法等待所有空集装箱,每次都剩下5%-8%的空位。”

Sondey说:“我们听到大多数客户都认为这些瓶颈不会很快消失。但是他们也不认为这个问题永远解决不掉……。“所以我们所有人目前的重中之重就是研究出怎样疏通瓶颈。我还没有看到我们的任何客户说有信心在当前这种特殊时期消除其运营瓶颈。
我们的普遍看法是,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贸易放缓为止。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好。我认为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可能会开始恢复正常。”